掀起你的头盖骨呀

吹爆Trigge和Re:vale!吹爆我モモ!!!!

皮表:🍜 🍑

(假装是👌)

吹爆朋友做的吧唧托☆
乐总的吧唧还没到就将就用挂件代替一下啦(⑉°з°)-♡

不想画人了,想画他们!!!
超级可爱了好吗!!!!

雪女|・ω・`)

和列表一起玩的十秒的那个游戏orz
纺妹最棒!!!

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唱见,他好可爱!

【林方】试图倾述爱你(上)

课上老师补充的一个知识点xxx莫名心水就开了这个脑洞。

HE,后续我今晚发出来。

嘿嘿嘿x老林真可爱,想太阳嘿嘿嘿。

祝看愉。

--------------------------------
“我想,我是时候结束了……”林敬言缓缓的说道。
灯光不止,记者们仿佛等的就是这么一刻不断的像是疯了一样按下拍照的快门,明日的电竞周刊的头条已经不用劳烦这群记者思考,方锐第一时间是这么想的。
“老叶,你说老林他什么时候这么幽默了?”方锐打趣道,转头去问坐在他身边的叶修。
只见叶修的反应更是让方锐增添了几分不安,夹着烟条的手放在嘴边直愣愣的看着电视直播的场景,下意识与回头的方锐对视。
“今天,不是四月一吧?”
“……”
“在最后,我要祝福所有人,和荣耀相关的所有人。是荣耀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这将是我们必生的荣耀。”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话音落下一时间全程一片寂静,站在台上的青年微笑着似乎刚刚的言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这位荣耀职业流氓的代表选手,曾第一流氓的男人鼻梁上架着黑色的镜框更加衬托出他的温文尔雅。
林敬言鞠躬,这是他最后在公共场合作为职业选手发表的言论,走完了他的职业生涯,不得不提他没有得过冠军,没有特别的个人成就,甚至来霸图战队之前没有打到过总决赛。
坐在他身边的三人站起身,一一和林敬言握手,拥抱。
“再见,加油。”
林敬言嘴角微微勾起,朝着台下的记者们挥手,目光再次看向他的队友,点头示意。转身向着通道不回头的离去,一如既往。
坐在兴欣备战室的方锐抬头,林敬言仿佛与自己对视隔着一个屏幕,也能感受到。加油不止是对霸图的队员说的,还有自己,林敬言隔着镜头笑着,随后转身。
方锐有些无助的看着林敬言消失在场后的身影,还是老样子,熟悉得自己就算是在茫茫人海之中也能第一个把他给找出来。
假想着,在追逐或是并肩同行的那会要是再多看看他的脸就好了,背影一点意思都没有。
握紧的双手指尖冰凉。
直到霸图退场,众人在缓过神来。谁也不动,谁也不出声,直至备战室的门再被推开。
“该我们了。”
方锐站在门口平静地招呼着。叶修直起身拍了拍方锐的肩膀,方锐回过神笑着摇摇头走出备战室。
通道里,他们看到了林敬言,朝着他们笑了笑,而后又拍了拍方锐肩膀,方锐顿时鼻梁一酸低下头没有去看林敬言。直至林敬言沿着这条最终将通向赛场外的通道,一直走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罗辑很安静的没有出声,拉扯了下叶修的队服指了指手腕上的表,明白意思的叶修不再沉默不语,出声道“走吧。”
兴欣三人快步走出了通道,走向了记者招待会。
“请问,你们知道林敬言就在刚刚宣传退役了吗?”
不出意外的记者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在方锐走出来是就会想到肯定会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但现场听着还是有些让人难受,方锐沉默着,扳着指头数他自己是第五赛季出道的,从蓝雨训练营被林敬言挖了墙角来到呼啸,还是牛犊的自己被林敬言看着成长,要说让他选择一个最尊敬的选手,那必定是林敬言没跑了。
林敬言不是这个圈里最优秀的,不是最好的,不是最厉害的,那为什么当初自己会义无反顾跑向呼啸呢?
这是方锐心里的一个疑问,但他并不后悔选择待在他身边,尽管那人已经离开了。
拥有快有六七年职业年龄的方锐并不是没有幻想过这一天的到来,更没有想过林敬言离开的时候自己不在他的身边,他原以为两人会并肩战斗到某一天时,林敬言忽然笑着说自己打不动了,而后在自己的嘲讽中也依然不改主意,就那样微笑着说了再见,而不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目睹林敬言离开。
方锐知道,林敬言一定还是很希望能得一次冠军的,特别特别希望。
但是最终葬送他这希望的。却是自己和兴欣。
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因为他已经选择了离开。

叶修点了点头“知道。”
方锐主动扶过了话筒,叶修也没有抢话
“祝他好运。”方锐扶过话筒,说了四个字。
“没有了吗?”记者们不死心
“没有了。”
方锐摇了摇头微笑着仿佛林敬言一样。
再然后,就是祝他好运,祝他,只是他。
就算电竞职业圈又一名老将的退出,这一天还是很平静的过着,至少方锐还是希望要是有陨石从天而降会不会更刺激一些。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着,兴欣开始着手准备着沉浸于训练。方锐突然发觉,除了那天以外之后的自己并没什么不适,林敬言开始到处旅游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在那个地方买下当地名胜古迹或者旅游胜地的明信片用信封给自己寄过来,当方锐回房间时无聊又拿出信封左右看。
“邮票贴反了。”
“卧槽,吓死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莫凡站在自己的身后围观,着实让自己吓了一跳“我说,莫凡你下次吱一声成吗?”
莫凡点了点头“贴反了。”
方锐见自己的室友一直说着这个低头顶着这一堆信封,暗戳戳的怀疑起这人是不是有强迫症。“可能,老林他不怎么在意吧?能寄过来就成了?”
“…….”莫凡悠悠的看了眼方锐“或许吧。”
方锐有些莫名其妙的盯着莫凡走出门,沉思了会将信封都收好放回抽屉里。一言不发的躺在床上无聊的刷着手机的消息。


同居人02

前任偷盗乐×大学黄
ooc慎入
大约七章完
小学生文笔,总感觉这篇我写着好难受,没思路的那种【绝望】
ps我要是写不完这中短篇直播吃那个什么最臭的罐头

黄少天在八点向在寝室的室友们道别后拖着行李箱走向L大附近的一家面食,听寝室的喻文州郑轩等人说这家的有鱼头粉而且味道特别正宗。
这个时间点还有很多人在店里吃东西,黄少天四处看了半天才发现一个空位虽然对面有人黄少天还是二话不说走向那个位子
“小哥,请问你这有人坐吗?”黄少天礼貌性的问道
“没有。”
黄少天随意打量了下对方而他脑后的小辫子,这人的小辫子好有意思woc就这么想着硬生生的盯着看了会才意识到有些不礼貌赶紧将行李箱放在位子旁边,小跑着去端粉的地方等着。座位上的人皱眉侧头看着黄少天的背影,这人这么有存在感的视线盯的自己难受到炸,害得自己以为是那群人了,但看这小子面生十有八九又是盯着自家小辫子看的人了,咋舌朝黄少天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又重新吃了起来。
黄少天端回位子上一手拿着筷子一手刷着手机上的新闻,等他吃的差不多了抬头偷瞄起对面的人却发现还在慢悠悠的吃着,不禁有些担心起对方人的粉是否还是热的。
看了眼时间离约定还差四十分钟,为了小心起见还是打电话给那人吧,坐在位子拨通这位‘租房子声音不错二十四岁同居人’才站起身收拾下东西。
正准备走时撇眼看见原来坐对面的人像是接通电话一样把手机放在耳边,愣了愣,巧合吧?等反应过来才注意到自己这边已经开始通话了有五秒左右,暗自尴尬的赶紧开口“喂?”
“我以为是你按错了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想请问一下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你们L大附近,我记得你是L大学生吧。”
“是的。”黄少天拖着行李箱付钱走出馆子。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下意识抬头看了眼馆子的牌子“一家鱼头粉的馆子外面。”
“……啊?”电话那头有些迟疑。
“怎么了?”
“你等等等等,我就在这家馆子里你在门口等我。”
“成。”不会吧这么碰巧的事,不过突然要见到未来的同居人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啊。
不过下一秒黄少天瞬间就信了啥叫缘分,这东西真是太tm神奇了。
眼见从店里急匆匆跑出来拿着手机四处观望的人不正是那个刚刚坐自己对面还让自己盯着脑后小辫子看半天的人吗!
“卧槽。”惊讶之于那人好像听到黄少天的声音看向这边只见人迟钝了下朝自己这边走来“你,是黄少天吧?”
“是的啊。”黄少天点点头挠了挠头发
“我是你未来的同居人。”
“好好好,你叫?”
“啊抱歉我是张佳乐今年24,昂……职业是写手。”张佳乐有些歉意的朝人一笑可能是出于社会习惯朝黄少天伸出了手
“黄少天18,L大政治系大二生!”黄少天也没想着对方会来这一出下意识的两只手同时握住张佳乐。
“……卧槽?”
“???”
黄少天看着张佳乐一脸复杂的表情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立马低头看见对方被自己两只手握住,面部一黑立刻松开了手。
“抱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你别在意!!!”卧槽卧槽卧槽我刚刚醒做了什么?有病吗???噢等等果然是被郑轩那臭小子感染上了感冒?尴尬死我了,黄少天发誓这绝对是他从出生以来最尴尬的事,比走错厕所还尴尬。
“没没没”张佳乐不在意的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跟上自己“噢对了,你上次来我家时没看到什么东西吧?”
黄少天捂脸跟在张佳乐身后痛恨自己刚刚傻不啦叽的行为“什么什么东西?我只是对你电脑配置以及挂着的荣耀logo印象深刻啊”
“你打荣耀?”张佳乐话一出口就有种想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现在整个大学生里面十个有八个都在打荣耀,剩下的嘛不是在泡妹子就是认真学习的了。
“打啊我id夜雨声烦职业剑客。”
“百花缭乱,职业弹药专家”
两人被荣耀这个话题带动了气氛,肩并肩的走着。
不过嘛,两人打死都不提今天的事,尤其是黄少天贼尴尬。

同居人01

前任偷盗乐×大学黄
ooc慎入
脑洞怪异
大约七章完
小学生文笔sad
瑟瑟发抖可能有错字,欢迎抓虫
ps我要是写不完这篇就直播吃那个什么最臭的罐头,生气。

    今年黄少天已经是L大的大二生本来大一就打算搬到外面住,可惜学校不让,理由就是为了让学生们熟悉一下大学环境,好吧黄少天无奈了只有跟房主电话联系了下租房子同居什么的拖延到下一年,也就是今年的事。

    看上这个房子还是大一的时候,主要是这个房子本身离L大也不远,十分钟步行就可以走到了,本来以为房主会把房子租给其他人但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房主听之后就说了句,那就等你明年大二再说好了,这话把黄少天给开心的,从手机上看到这个房子的大概两个住这个房子简直绰绰有余。

    说起来,黄少天本人是一次都没见过房主,也就是同居人,昨天去看房子的时候都是对方发短信告诉他准确地址并说一眼就可以认出是哪个房子,当黄少天去看房子时瞬间安静了,万万没想到钥匙就挂在大门的门把处,门把处!试问有哪个人会把钥匙这么大胆的放在门把上?!嗯???有吗有吗???沉默了片刻还是决定取下钥匙试着打开门。

    轻微的咔嚓声响起,黄少天推开门环视了一圈环境,很干净这是给他的第一印象。走向客厅,桌子上放着点水果一张纸条压在一边,黄少天弯腰拿起纸条看了眼,纸条上写着让他随意任意看房间,水果什么的随便吃。

   字挺好看的。这么想着还是毫不客气拿起苹果啃了起来,随意走了几圈真的挺干净的,似乎同居人还喜欢种什么花花草草,黄少天随意看了眼阳台上的植物,他认识的只有多肉……话说回来这么干净也不像是个宅男的房间啊,关上厨房的门,所谓房间这么干净不是娘炮就是gay喽?书架上的书题材很多,有四五本是黄少天高中时期常听同班妹子们说起的名字,这几本作家名字都是‘浅花迷人',自己无聊的时候也买了一两本,不得不承认文笔意境都写的非常的好。

     不论怎么说黄少天挺满意的,至少电脑配置一级棒!而且电脑桌正前方挂着荣耀LOGO的标志,就算同居人24岁也依旧不妨碍找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是吗!黄少天嘿嘿一笑关上大门的犹豫了下把钥匙挂回门把上,所谓从哪拿的就放回哪里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拿出手机拨通第一个号码。过了会,电话那边的人接通了电话声音似乎有些沙哑但依旧不妨碍人的声音“喂?黄先生。”

  “啊,你好我还是准备搬过来住。”

  “是吗那太好了,什么时候搬过来?”

  “大概……”黄少天想了想离L大开学还有一个星期,开口道“我明天就搬过来好了。”

  “噢稍等稍等。”那边似乎是正在翻看些什么,是日历或者行程表吧,黄少天也不说话静静的等着人“可以,明天正好我有空,东西多吗?我来帮你。”

  “成成成,那明天早上十点可以吧?”黄少天对于这个未来的同居人也不推辞直接就答应了那边。

  “没问题,我这还有点事就先挂了明天见。”
 
  “好,明天见。”黄少天话音刚落下那边就挂了电话,盯着号码的备注看了半天,只见上面备注就写了个‘租房子声音不错二十四岁同居人’。

   等等我未来的同居人叫什么来着???他好像没说过吧,反而他知道我的名字???噢这个不太好,似乎那边的职业是个写手吧?

  黄少天收回手机走着路回到L大的寝室收拾行李,东西也不算多就一点衣物和平时的日常用品顺便再和室友们说说自己要搬出去的事,虽然只处了两个学期但人都很好,男生嘛很容易互相成为哥们,至少黄少天是这么想的。

挂一下闺蜜组日常,一脸乖巧我就是那个张佳乐